首页 >烘焙

跨越千山万水只为父亲那壶茶

2019-03-05 18:50:43 | 来源: 烘焙

每逢回老家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木椅上,品尝父亲刚泡的茶水。父亲总是说:“路途遥远,累了吧?喝茶解解乏。”

 

没错,父亲爱喝茶,而且最爱喝红茶,也喜欢给我泡红茶,父亲说红茶暖胃,最适合我这样有胃炎的人。

天冷的时候父亲就带我在暖和的堂屋品茶,不冷的时候,父亲会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下搬一张榆木圆桌,再放上几把榆木凳子,我们就在这里品茶。相比于屋内,我和父亲更愿意在柿子树下品茶。无论春夏秋冬,无论我何时归家,柿子树下总有父亲专门为我泡的那壶红茶。

 

春天,我们一边吸允着茶的芳香,一边看万物的悄然复苏;夏天,我们一边品味茶的甘甜,一边聆听蝉的歌唱;秋天,我们一边感受茶的沁人心脾,一边感叹那已经压弯了腰还努力承载着颗颗硕果的柿子枝;冬天,我们一边享受着茶的温暖醇厚,一边陶醉于孩子们的追逐嬉闹。

和父亲饮茶真的是一种享受,可以置身于鸟语花香间不闻人车嘈杂,可以只关注茶米油盐不管业绩升滑,可以放慢步调感受生活的乐趣。

 

父亲说喝茶是最能看出一个人品性的方法,也是最能培养人安稳性情的方式,你若急急躁躁,茶便索然无味,你若静心细尝,茶便甘醇芳香。

跨越千山万水只为父亲那壶茶

以前我不信父亲的话,也不爱饮茶,那时我喜欢约三五知己去逛商场、去爬高山、去洗海澡,去任何一个只要远离家的地方,玩疯了的我不想家也想不起茶的味道。

 

玩着玩着我就长大了,长大了的我开始怀念父亲泡的茶,开始留恋家的温暖。尤其异地工作后,越发想回到老家,想念老家堂屋门外的柿子树,想念柿子树下摆在圆桌上的那壶茶,更想念为我沏茶的父亲。

时间其实是把利器,它为我割去年少的轻狂,也霜白了父亲的华发。而茶是时光中的播种机,它为我退去浮躁的外衣,在心里播上沉着冷静的种子,也让我明白了父亲的心意。所以我爱茶,因于父亲我喜欢上品茶,因为品茶我更加明白一位父亲对女儿的深情厚谊。

 

不知何时起,回老家时我习惯为父亲带上一提茶,无关包装是否精美,无关档次是否高端,只为一份情投意合的心意。也不知何时起,忙碌的工作之余,我会坐上开往老家的列车,跨过山底的隧道,穿过绵长的河水,与父亲谈一谈茶的前世今生,品一品茶的韵味。

 

作者:向荣,在职,热爱写作,发表了多篇诗歌、散文、小说及育儿文章。

 

米渣

猜你喜欢